大河上下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20-01-15 09:59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余賦

  若來蘭州,必定要賞黃河。日月不淹,春秋代序,天上星斗歲歲輪轉,地上黃河美景無限。

  暖春,水清淺。信步河岸,遙觀鳥群北歸還,在黃河水中洗滌一身旅塵,它們是黃河的精靈。在河上高高展翅翱翔的,是鷗;在岸邊葦叢中悠閑踱步的,是鷺;在水里怡然自得游弋潛水的,是鶩。岸上楊柳冒出鵝黃淺綠的嫩芽,拂曉風,吻殘月,舞動一河倩影。

  炎夏,人鼎沸。旅游旺季,中山橋上熙攘熱鬧,黃河水在橋下流淌不息。此時,也可到山中尋靜,登臨九州臺。主人好客,吩咐大廚做烤全羊來。我們的手中端著的是八寶蓋碗茶,眼前細賞的是跨越億萬年時光與我們相逢的古化石,紙上描摹的是我們眼中的隴上風采。羊烤好了,服務員先整只端來供大家拍照發朋友圈,炫一炫蘭州美食,再切割上桌。主人熱情,拿出自家酒廠的珍釀,款待我們直至上燈時節。我們正欲辭行下山,主人家打開天臺,笑道:“別忙,來看看我為你們承包的這一片山河?!闭驹谔炫_上,腳下是黃河在蘭州的一處回水灣,千淘萬漉,始到今朝,留下種種積淀。金城全景鋪陳如畫,河似織金之毯,山若嵌寶之冠,賓主又起詩性,一曲長歌,不輸《將進酒》,笑看黃河之水天上來。

  清秋,天高遠。執著愛人的手,沿著美麗的濱河路散步,孩子蹦跳著撿拾著落葉,須臾,給我們送來一捧金黃。孩子提著小桶,拿著小鏟子,在黃河岸邊的沙灘上筑今年最后一座城堡。孩子在河岸上摸索著,撿來兩塊圓潤可愛的黃河石,我握著他冰冷的小手,心疼地嗔怪他不知水涼。愛人卻說,蘭州人摸黃河水,怕什么涼?我嘴上不說,心里卻早已默許,正是這川流不息的黃河水,見證了一代代蘭州人幸福的模樣。缺月疏桐,是寒涼的前奏,那個獨行異鄉的人,坐在燒烤攤前,飲下今年的最后一杯黃河啤酒。我想說,你就把這兒當家吧,想必每個蘭州人,都愿意為旅途疲憊的你,遞上一支“蘭州”。

  寒冬,雪寧謐。小寒之日,細雪悄然而至,金城素裹,清晨望著窗外的黃河,安靜無人,讓人產生一種似乎她并不是從鬧市穿過的錯覺。億萬片雪花,用一夜的時間,落出了一城玉宇瓊樓:那密閣重檐的,是歷史陳釀留下的唇齒余香;那高聳入云的,是追逐夢想催動的只爭朝夕。蘭州地鐵一號線是我國首條下穿黃河的地鐵。冬季里出行,坐地鐵再方便不過,溫暖又快捷,安全又準時。每每路過下穿黃河的那個站點,我都會閉上眼,試圖用心靈觸摸黃河從我頭頂流過的感覺。但是,這條河,無論我在河上之橋審視之,還是河下之路試探之,都是那樣的波瀾不驚,靜默無語。

  黃河蘭州段平緩,并無“怒濤斬霜雪,天塹無涯”險峻奇絕,卻多了九曲安瀾的母親情懷,多了長河落日的闊大雄渾,多了滋養隴原兒女的深情厚誼。我常于黃河之濱細聽蘭州,有煙羅碧樹的白塔山上隨風而來的暮鼓晨鐘,有鯉魚跳波的濕地公園涵詠的生態之歌,有“蘭馬”時在黃河渡輪上擂動的太平鼓樂,有享譽全球的百十蘭大傳來的積石鐘聲……在大美金城,只要打開心門,就可以聽見這座千年古城傳唱的古韻悠長,只要打開心門,就可以聽出這座城市在新時代煥發出的新容光。

  細聽蘭州,細觀黃河,才知,意蘊悠長。

  □余賦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464000
dnf炼金师怎么看赚钱